2014年3月2日星期日

小明又出現了……

轉自網路笑話


老師:“多位數減法,遇到低位數不夠減時,就向高位數去借。”
小明:“高位數不借怎麼辦?”
老師:“你出去..!

老師講聖經,講到大洪水把地球上生物全淹死了。
小明問老師:你確定?
老師說:確定。
小明:那魚呢?
老師:你出去!

老師突然發話:“好,誰要是能答出我問的下一個問題,就能直接下課回家。”
小明當即把書包往窗外一扔。
“是誰扔的?”
“我扔的!那我回家了啊……”
老師:……

老師出對聯“國興旺,家興旺,國家興旺”。
班長對下聯“天恢宏,地恢宏,天地恢弘”。
小明對的下聯是“你媽的,他媽的,你他媽的”。
老師:“你出去!”

老師說:“豬是一種很有用的動物,它的肉可以吃,它的皮可以做皮革,它的毛可以做刷子,現在有誰說得出它還有其他用途嗎?”
“老師,”小明答,“它的名字可以罵人。”
老師:“你出去!”

老師:“請大家想像一下,假如你在一個有恐龍的世界裡,有一隻正準備要吃你,你該怎麼辦?”
小明:“這還不簡單!馬上停止想像就行。”
老師:“你出去!”

歷史課,老師問小明:你知道李時珍的著作是什麼嗎?
小明答道:我不知道他的著作,但是我知道他死前最后一句話說的是什麼。
老師很好奇,問他說什麼。
小明:這草有毒.....
老師:你出去!


笑話串聯-《小明成長的故事》




2013年11月30日星期六

  前幾天晚上去吃大排檔,看見一條野狗就睡到路邊,我說當狗最自在,老婆問我來世投胎成狗如何?確實沒想過這個問題。

  我的辦公室樓梯口常有野狗睡覺攔路,有時甚至爬到樓梯階來睡。廣東話有一句叫,自來狗富,追求事業者莫不希望如此。工作忙碌時,匆匆忙忙想去吃午餐時,看到睡覺的野狗,心想牠們過得最好。不必追求過多的,也不被時間追著跑。

  昨天工作至下午四點多,靠在椅背休息一下,心中冒出黃霑《滄海一聲笑》的詞,江山笑,煙雨遙,就一句。

  在鋼筋水泥的城市裡打滾,確實江山煙雨遙。

  有點自我提醒,又是重溫《笑傲江湖》的時候了。



2013年11月20日星期三

圖表香港簡史

〔網路圖片〕〔收藏〕



2013年10月27日星期日

《明朝的那兒事兒》的最後

又好比房子,只能住三十年,你偏要住四十年,就只能住危房,沒准哪天上廁所的時候,被埋進去。

什麼東西,都有使用年限,比如大米,比如王朝,比如帝國。

不同的是,大米的年限看得見,王朝的年限看不見。

看不見,卻依然存在。

對於氣數,崇禎是不信的,開始不信。

等到崇禎十四年,怕什麼來什麼,後院起火,前院也起火,盧象升死了,遼東敗了,中原亂了,信了

在一次檢討會上,他緊繃了十四年的神經,終於崩潰了。

他嚎啕大哭,一邊哭,一邊說:

我登基十四年,飽經憂患,國家事情多,災荒多,沒有糧食,竟然人吃人,流寇四起,這都是我失德所致啊,這都是我的錯啊。

他不停地哭,不停地哭。

我同情他。

大臣們似乎也很同情,紛紛發言,說這不是您的錯。

但不是皇帝的錯,是誰的錯呢?

幾乎所有的人,眾口一詞,說出了這兩字。

崇禎終於認了,他承認這是氣數。但他終究是不甘心的:

“就算是氣數,人力也可補救,這麼多年了,補救何用?

然後接著大哭。

崇禎大哭的時候,李自成正在前進,在屬於他的氣數上,大踏步地前進。

在河南,他毫不費力地招募了十幾萬人,只用了兩年時間,就占領了河南全境,所向披靡,先後殺死陝西總督傅宗龍、汪喬年,以及我們的老熟人福王朱常洵。

鑒於崇禎同志的倒楣史,已經太長,鑒於他受的苦,實在太多,鑒於不想有人說我拿崇禎同志混事,還鑒於我比較樂觀,不太喜歡落井下石,所以,我決定簡單點,至少保證你不至於看得太過鬱悶。

李自成同志依然在前進,一年後,他進入陝西,擊敗了明朝的最後一位猛人孫傳庭,占領西安。明軍就此再無還手之力。

⋯⋯

上台以前,憋足了勁要於掉那個死人妖,死人妖幹掉了,又出來黨爭,後金入侵,看準了袁崇煥,要他出來上崗,一頓折騰,後金沒能折騰回去,袁督師倒給折騰沒了,本想著臥薪嘗膽,忍幾年,搞好國內經濟建設,再去收復大好河山,結果出了天災,又出來若干人等造反。

調兵,干掉若干人等,若干人等被干掉,又出來了若干更狠的人(比如張獻忠、李自成),再調兵,把若干更狠的人,又打下去,投降的投降,跑的跑,正准備一鼓作氣……

清軍打進來了。

好吧,那就去打清軍,全部主力調到遼東,打個一年半載,好不容易把人熬走,後院又起火了,投降的不投降,跑進去的又跑出來。

很巧,又是災荒,大荒,沒法活,於是大家跟著一起造反。

這種編劇思路,很類似於早些年的經典電視劇《渴望》,按當時編劇思路,就是找個弱女子,什麼壞事、孬事、惡心人到死的事,都讓她碰上,整體流程大致是,一棍子打過來,挺住,再一棍子打過來,繼續挺住,挺到最後,就好人一生平安了。

崇禎的故事就是這樣,他挨棍子的數量,估計比渴望女主角要多得多,抗擊打能力更強,但不同的是,他的故事沒有一個好的結局。

因為他的故事,是真實的,而真實的東西,往往都很殘酷。

崇禎並非一個溫和的人,他很急躁,很用力,用今天的話說,叫用力過猛,但那個爛攤子,不用力過猛,只能收攤。

崇禎很節儉,他的衣服、襪子,都打了補丁,請注意,打補丁的,並不一定很節儉,往往很浪費,比如後來清朝的道光同志,衣服破了,讓人去打了個補丁,五十兩白銀,這哥們全然是敗家的,還說特便宜。

而崇禎的補丁,是他找老婆打的,免費。

此外,崇禎還有個特點:走路慢,因為走得快,裡面的破衣服就會飄出來——節儉是節儉,臉面還是要的。

他工作很努力,每天白天上朝,晚上加班,據史料記載,大致要幹七八個時辰(十四到十六個小時),累得半死不活,第二天接著幹。

簡單地說,崇禎同志幹的,是這樣一份工作,沒有工作範圍,沒有工作界限,什麼都要管,每天上班,不是跟人吵架(言官),就是看人吵架(黨爭),穿得破爛,吃得也少,跟老婆困覺較少,只睡五六小時,時不時還有噩耗傳來,什麼北邊打過來,西邊打過去,祖墳被人燒了,部將被人殺了,東西被人搶了等等。

這工作,誰幹?

最不幸的是,崇禎同志以上所有的不幸,都無法換來一個幸福的結局——他的努力,終究失敗。

但比最不幸更不幸的是(簡稱最最不幸),崇禎知道這點。

知道結局(注:悲劇),也無法改變,卻依然要繼續,這就是人生的最大悲哀。

史料告訴我們,崇禎同志應該知道自己的結局,他多次談到命數,氣數,經常對人哀歎:大明天下,奈何亡於朕手!

然而他依然盡心盡力、全力以赴、日以繼夜、夜以繼日、勤勤懇懇、任勞任怨、不到長城心不死,撞了南牆不回頭,往死了幹,直到最後結局到來,依然沒有放棄,直到兵臨城下的那一天,依然沒有放棄。

一個了不起的人。

結局到來的具體過程,就沒必要細說了,我說過,我是個有幽默感的人,很明顯,至少對於崇禎而言,這段並不幽默。

⋯⋯

三月十七日,李自成的軍隊到達西直門(他從西邊來),開始攻城。

崇禎同志有句名言,諸臣誤我,還有一句,是文臣人人可殺,三月十七日,事實證明,這兩句話很正確。

內閣大臣拿不出主意,連話都沒幾句,且不說了,守城的諸位親信,什麼兵部尚書、吏部侍郎,壓根就沒抵抗,全部打開城門投降。

當天,外城失陷,第二天,內城失陷

崇禎住在紫禁城,就是今天的故宮,故宮有多大,去過的地球人都知道。

這裡,就是他的最後歸宿。

三月十八日的夜晚

在這個夜晚,發生了很多事,都是後事。

其實後事處理起來,也很簡單,就幾句話,后妃上吊,兒子跑掉(對於後患,大多數人都不留),料理完了,身邊還有個女兒。

這個女兒,叫做長平公主,關於她的前世今生,金庸同志已經說過了,雖然相關內容(包括後來跟韋小寶同志的際遇),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胡扯,但有一點是正確的,他確實砍斷了女兒的手臂。

這個舉動在歷史上非常有名,實際情況,卻比許多人想象中複雜得多,但無論如何,原因很簡單,他不希望這個女兒落入敵人的手中,遭受更大的侮辱。

不是殘忍,而是慈愛。

我知道,許多人永遠無法理解,那是因為,他們永遠無需去理解。

處理完一切後,崇禎決定,去做最後一件事——自盡。

自盡,是一件比較有勇氣的事,按照某位哲學家的說法,你敢死,還不敢活嗎?沒種。

但現實是殘酷的,而今這個世界,要活下去,比死需要更大的勇氣。

但崇禎的死,並非懦弱,而是一種態度,負責任的態度。

我說過,所謂王朝,跟公司單位差不多,單位出了事,領導要負責任,降級、扣工資、辭退,當然,也包括自盡。

崇禎決定自盡,他打算用這種方式,表達他的如下觀點:

一、絕不妥協。

二、絕不當俘虜。

三、尊嚴

於是,在那天夜裡,崇禎登上了煤山(今天叫做景山),陪在他身邊的,還有一個叫做王承恩的太監。

就這樣嗎?就這樣吧

他留下了最後的遺言:

諸臣誤朕,朕死,無面目見祖宗,自去冠冕以髮覆面,任賊分屍,勿傷百姓一人。




2013年6月10日星期一

民以食為天


  吃飯是人生大事,中國歷史上的朝代興亡多是吃飯問題造成。在有得選擇的情況下,醫生的勸告,管它是血壓或是膽固醇,凡人都是大快朵頤才來聽天由命。三高者開頭尚能聽取醫生勸戒,過了一段食而無味的日子後,開始覺得無味的日子即使活得長命百歲有啥意思,最終重投美食的懷抱。

  跟朋友談起食物,其實家庭對個人的飲食習慣有很大的影響。許多時候在外吃飯,來來去去就點那幾道菜,變化非常有限。譬如老婆不吃田雞,連老公也不能吃,孩子的選項只能更狹小,所以吃來吃去也就那熟悉的幾道菜。

  大馬許多華人家庭,有的因為宗教不吃牛肉,有的因為家裡從來不吃,原因不明(其實是上一代因宗教不吃),就全家都不吃牛肉。這些人出到國外,或在社會工作,也從來沒想去吃牛肉,也算是生活環境限制了個人飲食習慣。

  說起現代人煮飯燒菜,大概有幾種思路。一者慈母型,煮子女愛吃的,這樣才會多吃,才會長得肥肥胖胖,但也間接造成徧食。知識型就目標單純,營養均衡造就身體健康,但現代的營養價值觀正受極大的挑戰。特殊型,看見家裡哪些食材罐頭要過期了,哪些菜要變黃了,就混著一起熟,但並不是人人都能化腐朽為神奇,多數時候菜色都出現在食客臉上。

  大家都知道,家是最溫暖的地方,能力之下應該讓是家人會想要開心回家吃飯。港劇裡常說,多個人多雙筷,所以能煮出讓家人願意回家吃的飯,是個本領。每個人每天的心情起袱都會影響食慾,吃的飯量時多時少,多煮一些能皆大歡喜。但有知慳識儉者,以為具備精準計算的才華,能省則省,最後讓家人連回家吃飯的興致都沒有。華人的社交很多時候還是在餐桌上,浪費食物當然不受鼓勵,但要闔家常聚,也要在餐桌上顯智慧。

  部份人有時候也別羨慕他人兒孫滿堂,自已過時過節連米飯都煮不夠,就應該想想哪裡出了問題。再來人活了那麼多年,也就吃了那麼多年,凡事要動動腦,並非所有好吃的東西混在一起就會變得更好吃。電視在廚藝節目,書局有食譜,網上有Youtube,多學習多弄新花樣,不管廚師食客都會有新鮮感。

  要創造美滿,就要主動去做,不是去埋怨。當然,如果不是你親自下廚,就沒有發言權,免得發生家庭悲劇,這也是智慧。

  另外的忠告是,廚房環境應該明亮整齊,讓大廚師心情愉快,減少心情的煩燥。再來,菜刀應遠離餐桌。


2013年6月5日星期三

中國聘禮地圖

轉載網絡圖片:



職場升遷

  在香港電影或電視劇裡,經常會有兩個同時期當警察的朋友,二十年後一個已是高級督察或幫辦,另一個則是經常要被老同事訓話,警階最多是「沙展」,甚至是一名「散仔」。

  裡面,高級督察多數會做人做事,沙展就多數脾氣火爆,要不就我行我素,全靠高級督察的關照才能混這麼多年。身為同事,高級督察當然也屢勸沙展要改掉臭脾氣或做事方法。

  人在職場上,只要公司不停的經營,多年不倒,有所擴大,那麼其實大多時候各職員都有升遷的機會,只是有時它來得不明顯,那就得看個人有沒有把握住。

  當公司業務增多,除了少數的工作,如清潔阿嫂可能不會變成一個部門之外,或專業技術非常高,公司不可能有多一個職位,要不然大部份工作都可能增加人手。而只要你工作有些年月,必定被賦予帶領或指導新人的機會。

  當業務擴大愈快,新人會愈多。只要你工作成績穩定,雖然上頭沒指明升你為部門主管,但至少可以指使或分派工作給新人。

  關鍵出在,有能力者,對上能向上級交代,對下能安排好工作,出了問題能負起修補的責任。那麼,上級也不必理會新人,任何事務就交代給你。如果業務繼續擴大,人手持續增多,你就是部門經理,甚至是子公司的負責人。

  另有一種人,新人派了給他。他沒有指示和要求新人的能力。出了問題,推說是「我說了好多遍,他總是這樣!」或「我也沒法子,不然你直接跟他談」。

  一次兩次,最終都要上級去應對新人,那麼未來上級也不會再委派新人給他。當人數多時,新的主管很可能不是最高齡的,而是有領導能力的後來者。最終,老員工還是做著最拿手的事,卻必須聽令於新人,可能有人會忿忿不平,但事實是給過了好幾次機會。

  團隊裡,不能主動溝通的人,工作了好多年沒得升遷,一定要想想問題出在哪裡。說白了,有些人是不願意接受更多的工作,負起更重大的責任,也害怕得罪他人。那麼上級只好另請高明,別說上級不能慧眼識英雄,要想想機會來時,你有真的好好把握嗎?

  如果不想負更大的責任,那麼得到的是沒得升遷,這是合情合理的。如果你願意付起更大的責任,我想信你會用盡心思去學會領導和溝通。


2013年4月26日星期五

轉載:好人救不了坏政府

文:黄进发

大选是选政府,不是选议员。在英国西敏寺议会体制下,行政权压倒立法权。议会其实是内阁/行政议会的辅助机构。绝大部分法案都是由律政司公署草拟的,鲜少由议员主导,因此,议员的最基本功能是维系或终结政权,要不要投政府不信任票,还是为政府护航。正因如此,议员行为受到政党主导,鲜有独立运作空间。

而行政权更强调集体负责,没有个人任意发挥的空间,前座议员,即部长、副部长、政务次长,如果不赞同内阁决定,就必须挂冠求去。换句话说,如果政府要做坏事,政府里的好人要吗就一起做坏事,集体负责,要么就离开政府。

因此,好政府固然需要好人,好人却救不了坏政府。希望好人入阁来纠正坏政府是自欺欺人,除非好人人多势众。可是,如果好人人多势众,政府又怎么可能坏呢?

所以,选民投票时,不能只问:这个候选人是不是好人,而是要问:在他的同党中,这样好人有多少个? 或者说,他的同党里有多少个好人,有多少个坏人?最终,这些好人能不能压得下这些坏人?

【 个别通融还是制度改变 】

好人打进坏政府,是纠正坏政府,还是被坏政府纠正?一个警察每天和黑帮分子称兄道弟,最后,他能让这些黑帮分子近朱者赤,还是,他自己近墨者黑?一个道德感很重的老实商人每天和奸商为伍,最后,他会感化这些奸商,还是他自己被这些奸商教坏?

十九世纪的英国政治家伯克有云:“邪恶之得以猖狂,全靠好人一无所为”。除恶既是行善,好人不除恶是那一门子的好人?2008年,当阿都拉政府动用内安法令逮捕郭素沁、拉惹柏特拉、陈云清三人时,再益依不拉欣辞职抗议,其他政府里的好人做了什么?

今天所谓很多“保留好人”的说辞,为什么看起来都只是适用在一些部长、副部长身上呢?为什么执政党后座议员里这么巧没有听说有哪些好人呢 ?

“好人”,其实是不是就是能够用官位来照顾选区的圣诞老人?果然如此,保留好人,难道不就是把选区的福利建立在国家的腐败上?

有人会说,一些“好人”不止照顾自己选区,他们用权力帮助了许多需要帮忙的个人、组织、机构。他们努力在体制内“争取”,而且取得“突破”。

问题是,他们争取的是个别的通融,还是制度上的改变吗?如果他们的存在只会让现有的制度千秋万代,保护腐败的政权免于被推翻,保护错误的政策免于被终结,那么他们的争取只是抱薪救火!他们所争取到的小小的善,其实在造就大大的恶。

【 国阵好人是否阻止滥权 】

西谚有云:“通往地狱的道路都是用善意铺成的”,意即,好心可以做坏事。因此,真正的好人,不能说我立心为善就好,要问我的所做所为,到底在整体上增强了善,还是扩大了恶。
这一届大选是一场公投,决定巫统的选举性一党制国家要不要继续,决定国阵的贪污滥权要不要继续,决定对族群关系的挑拨离间要不要继续,决定国阵开门让外国污染工业把马来西亚变成公害殖民地的卖国行为要不要继续,决定国阵把无数外国人变成公民以捞取选票的叛国行为要不要继续。

如果你是巫统——国阵政权里的好人,请问你做了什么让巫统——国阵能够继续掌权而不再贪污滥权、不再制造族群对立、不再卖国叛国?

我很喜欢有所不为、有原则的前副高等教育部长赛夫丁,我很讨厌动辄要禁止这个演唱会、那个节日的回青团长纳斯鲁丁,可是,如果我是淡馬鲁国会选区的选民,我会含泪投纳斯鲁丁一票,因为,如果赛夫丁当选,他所做的好事,远远比不上万一巫统-国阵继续执政所做的种种坏事。好人救不了坏政府,坏政府却会利用好人。而在巫统的专政下,赛夫丁正是一个没用的好人,无力回天。

【 两线制外要有地方选举 】

有人问:如果像赛夫丁这样的好人,遇上纳斯鲁丁这样的反动派,你都宁可牺牲好人,那么两线制要怎样运作呢?如果巫统、国阵里的好人、清流都壮烈牺牲,那么民联上台后,谁来监督民联呢?

我的答案很简单:在马来西亚长期一党独大的氛围里,两线制的生存关键,不在议会里的在野党的强大,而在不同政党在不同阶层主政的可能。今天,民联能够问鼎中央的实力,不是国会里的三分一议席,而是四州尤其是雪兰莪和槟城的政绩。

如果我们要两线制,我们就一定在州选举之外要有地方选举。如果有地方选举,国阵里有能力的真正好人肯定可以翻身。如果国阵的好人这半世纪来不曾争取恢复地方选举,他们成为民主祭坛上的牺牲品,不是很适合吗?如果我们应该同情他们,谁来同情在巫统专政下受苦受害的你我乃至无数马来西亚人?

有人问:国阵不实行地方政府选举,民联就会吗?君不见民联的竞选宣言洋洋洒洒,就是见不到地方政府选举四个字?我的确怀疑民联落实地方政府选举的诚意,可是,事有轻重缓急,如果我们推翻得了从1955年执政至今58年的巫统-国阵集团,如果民联真的变成民主的敌人,我们难道推翻不了执政5年的民联?

【 要不要结束巫统的专政 】

这一届选举只有一个压倒性的意义:我们要不要一个没有巫统专政的马来西亚?

如果我是打扪区选民,我会投阿末胡斯尼反对票,虽然他中庸开明、温文有礼,是巫统里少见的君子;因为多他一席,很可能巫统就继续执政。而胡斯尼绝对无法平衡遑论压制依不拉欣阿里之流。胡斯尼是一个好人,但在巫统专政体制下,他是一个没用的好人,无力回天。

如果我是居銮区选民,我会毫不犹豫支可以经国济世的刘镇东,而放弃年轻时曾经忧国忧民的何国忠,虽然何国忠很努力让华社民办学院升级、让中台学位受到承认;因为多他一席,很可能巫统就继续执政。而何国忠绝对没有勇气、魄力和手腕去改革种族性教育政策,让下一代可以追求自己的梦想,不用因为肤色就英雄无用武之地。何国忠是好人,但在巫统专政体制下,他是一个没用的好人,无力回天。

如果我是文冬区选民,我会毫不犹豫支持反对外国把马来西亚变成垃圾桶的黄德,而放弃无力保护关丹居民、劳勿居民乃至同善医院病人的廖仲莱;因为多他一席,很可能巫统就继续执政。而温文儒雅的廖仲莱虽然对文冬区的社团都很照顾,虽然可能以卫生部长的权力让我婆婆的手术日期挪前,因而救了她一命,但是,我不能因为这样自私,让更多的马来西亚人的生命受到威胁。廖中莱是好人,但在巫统专政体制下,他是一个没用的好人,无力回天。

如果我是金宝区选民,我会毫不犹豫支持名不见经传、不擅言辞的专科医生许崇信,而放弃原任副内政部长的李志亮;因为多他一席,很可能巫统就会继续执政。李志亮人很谦和,用州行政议员任内就对金宝区照顾有加,也用他作为副内长的权力让很多申请了数十年都无功而返的老人家取得公民权,但是,他肯定没有能力阻止一批一批的外国人在巫统的种族政治策略下变成马来西亚人,而没有能力确保生于斯、长于斯、未来也将死于斯的非马来裔国人或者努力学习马来文、融入本地社会的台湾、中国媳妇可以在不受刁难下取得公民权。

作为金宝人,我很感激他对家乡的照顾,但是,我不能自私地把家乡利益置于国家利益至上。李志亮是好人,但在巫统专政体制下,他是一个没用的好人,无力回天。

你选区的国阵候选人,是不是也是好人?




Semarak Reformasi





 
版權所有 2013 天馬行空 + 妙想天開. Powered by Blogger Blogger Templates create by Deluxe Templates. WP by Masterplan